站长推荐诚信网投【5717.vip】集团直营★AG官方开户 ★幸运棋牌 ★捕鱼爆大奖★天天反水8.0%等你来
【威尼斯人集团◆8490.vip】★★顶级信誉★■★每月亿元返利★■★大额无忧★■★返水3.0%无上限★


标题: 情欲宣泄
联系我们站长





UID 5518868
精华 0
积分 410
帖子 205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20-9-14
发表于 2022-11-24 16:23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情欲宣泄

(一)
我跟母亲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自从和雷结婚后就很少回到故居了,除了必要性的时候才回来看望母亲,没想到母亲在过世的时候将这栋房子留给了我。我跟雷商量过,雷建议我将房子卖了套现,我当然也同意,否则每年就要负担一笔为数可观的修缮费,以雷的收入来说当然不会在乎,不过那毕竟是一笔不必要的支出。
今天和杰克约好下午两点在这里谈房子买卖合约的细节,可是他还没有到,在这故居里有我太多的回忆,其中最多的回忆是我从小到大被母亲管教所留下来压抑的回忆,其实母亲的管教在外表上是有效的,但是她管不住我内心的想法。
这是我从前居住的卧室,这里有我许多甜美的回忆,当然,这些回忆是母亲不知道的,而回忆的发生地点就在我卧室里的浴室内,母亲一直很奇怪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洗澡,她并不知道我在浴室洗澡的时候可以完全融入我幻想中的性爱,并且借由我手指的帮助达到我年轻时候的高潮。
哦!我不自觉的又想洗澡了。
慢慢的,我脱下了衣服,像从前一样地站在我梳妆台的镜子前,我的身材并没有因为我和雷有了一个6岁的女儿而有太多的改变,相反的,现在的我应该充满着一个成熟女人所应有的美。
哦!我的肩,我轻轻的慢慢的解开了我的无肩带式的胸罩,看着挂在我饱满的乳房前被解开的胸罩并不因为解开了束缚而滑落,我感到自豪而骄傲。
我的手指由肩缓缓的滑过了我的乳房与乳尖,无情的任胸罩滑向地面,慢慢的我的双手由肩而乳房再而乳尖,不断的来回巡弋滑动着,当然每次我都会在乳房和乳尖稍作停留,也许是捏,也许是揉,但我知道这样并不能满足我的渴望。
我继续着下一步的动作,将手滑向了我的小腹,并且小心而轻柔的向我那敏感地带带过,这是我成长的房间,但是我从未在这个房间里这样做过,因为我的背后永远有一对严厉的目光在监视着我,这对严厉的目光现在不存在了,我可以安心的享受这愉悦的片刻,哦!我的手停留在我的小溪谷上不断的来回扫过,真是愉快啊!
我现在觉得浑身躁热,是应该到浴室里彻底解决的时候了,轻轻的我脱下了三角裤,兴奋的走向浴室。
冰冷的水淋湿了我的头发,洒向了我燥热的躯体,但是我很清楚我内心的火正在更炽热的燃烧着,我听到了杰克进屋的声音,这使我体内的火燃烧的更勐烈了,我的手、我的手指不会放过我身上所有的敏感地带,因为它们清楚这些地带的需要啊!
杰克正一步一步的走向我的房间,我知道他知道我已经在等着他了,他进到了这个房间,而且站在了我没有关上浴室门的门口,看着我被欲火烧的炽热的躯体,我不知道他怎么想,但是在陌生人前面暴露却令我的欲火无法遏止。我唯有更进一步的用手指满足我自己,但是无论如何我不会转身让杰克知道我知道他在这里,因为现在这样使我兴奋难耐。
我的手指终于完成了它应该要完成的工作,我听到杰克退出房间的声音,我擦干了犹自因高潮而颤抖的身体,穿上了衣服,从穿衣镜里我看到我因高潮未退而泛着潮红的肌肤是那样的妖艳,我知道,杰克一定会被我所吸引。
母亲的房子终于卖出了一个好价钱,买方是杰克,我告诉杰克我会尽可能的在短时间内将应该清理的杂物清理掉,但是杰克并不是很在意,因为那些房间内的杂物暂时不会影响到他。
我知道,杰克其实是希望有机会看到我再次的表演,当然,我其实不会反对这样做的,那对我来说是同样的愉悦。
我跟雷沟通过了,我会在近几个月每天下午抽空去母亲的故居整理不必要的东西,一方面是对买方负责,另一方面是这些杂物里也许会有我值得留念的物品,还有一方面是我不会让雷知道的,就是那个愉快的下午的确让我难忘。
(二)
杰克是个心理医生,在我整理杂物时他大多数的时候是留在将楼下客厅改装而成的诊疗室里,而我在每次整理告一个段落的时候也都会重复着一次又一次令我愉悦的淋浴,唯一令我不悦的是,杰克是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他没有再一次的欣赏我的演出。
这一天,杰克邀请我到楼下的诊疗室喝下午茶,杰克的手艺的确令我自愧不如,下午茶的时候我们聊的很愉快,杰克是个风趣而多才多艺的男人,他也告诉我许多他在诊疗时遇上的有趣案例,当然,对于案例中的主角他都是以某某先生或是某某小姐带过。
在下午茶将要结束的时候,杰克提议他可以暂时的充当我的心理医生,因为他注意到了我的一些举动,他告诉我说发生在我身上的案例使他好奇,因此,对于我的心理咨询费他说不用担心,因为对他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互动学习。
他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我们约定了就在明天下午的下午茶时刻他将为我进行初诊,我回家后并没有告诉雷我有了新的心理医师,晚上雷和我做爱的时候我会不住的想起杰克与将要来临的心理诊疗,这让我十分的兴奋,这是雷和我结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让我达到三次的高潮。
这是一个十分轻松的诊疗过程,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最后杰克告诉我不妨让他知道我的性幻想,他说这对我们的诊疗程序非常重要的,我觉得站在公平的立场杰克也同样的应该告诉我他的性幻想,杰克十分赞成我的意见,在今天诊疗的最后杰克为我定下了每星期一和星期四下午会是我的诊疗时间,我期待着下一次的诊疗。
杰克的诊疗是有效的,在等待星期一到来之前的时间里,我变的比较有耐性的面对我那上幼儿园中班的小女儿,我找出了丢下多年的大提琴试图重新开始练习了起来,我也开始记忆起母亲养花莳草时的点点滴滴。
星期一的下午这算是第一次的正式疗程。
在整个的疗程中我和杰克谈论着我们第一次碰面时的性幻想,当我说着的时候,我的身体忠实的反应着随之而来的兴奋。
在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兴奋的感觉时,杰克也开始告诉我他见到赤裸的我的时候他所有的性幻想,我听着有点沈迷,紧接着我觉得他的声音在我耳边缓慢而低声的诉说着,那感觉好象是他真正的在我体内冲击着。他的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轻柔的抚摸着,那是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我知道我的某一处已经开始变的湿润了,我渴望着他下一步的举动。
然而当他的手碰触到我最敏感的那一点时,我突然变得十分清醒而理智。
我推开了他的手,告诉他我们口头协议的内容不包含实际的接触,他的眼中闪着一丝的失望,但是依然承认了我们的协议是有效的。
我们结束了这一次的诊疗,临走时,我确认他下一次的诊疗时间是否正确,他眼中又闪起了光芒确定着
(三)
在之后的诊疗,他一直都严守着我和他双方,说出性幻想而不实际行动的约定。
其实,这样做早已无法满足我的进一步需求,我也开始感到这样的诊疗乏味而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就在星期四的上午,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了他我要停止诊疗,他没说什么,但是请我作完我最后的一次诊疗,同时也方便他做最后的诊疗总结,我没有答应他,但是告诉他可以用纸条写上我的性幻想交给他,他也同意将他的性幻想以同样的方式交给我。
中午我开车到了他那儿,交换了双方的性幻想,我在回家的路上打开了他的纸条,突然间我逐渐沈寂的身躯又活动了起来,而且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他的纸条写着:
「我幻想着你是接边的阻街女郎,而我是那春风一度的嫖客。」
他击中了我的要害,因为我写的是:
「我希望我是一个穿着暴露的阻街女郎,接待着像你一样的嫖客。」
我不自禁的夹紧了我修长的双腿,感到前所未有的潮湿,在驱车回家的乡间路上,车身因为颠簸的路面而震动,使我不断的随着这个震动想要攀爬到兴奋的高峰,我不自主的随着这个欲望扭动我的双腿,想要借此摩擦我那两片唇,我更想要借此完成我攀爬高峰的渴望,但是我失败了,这些举措只让我不断的向欲望的深渊下坠,我知道这个时候只有雷可以让我恢复平静。
我将车转向然后向着雷的办公室开去,我希望雷可以跟我吃一顿中餐陪我聊聊,这是我现在最需要的,我不经意的看到了路边的情趣用品店,在橱窗上摆设着许多的诱人的内衣,我再也无法抗拒来自我心理及躯体的唿喊,我买了一件看起来只有最低级的妓女才会穿的内衣及丝袜的套件。
我还是希望雷能够在这时解救我,可是我又失败了,因为雷在上班时只热衷于他的工作,他直接的告诉我无法陪我吃中餐。
我忍不住的在雷的公司洗手间里换上了那套内衣和吊袜带的裤袜,在外面我只穿上了我的长风衣,我在洗手间里收拾着换下来的衣物时发现我原来的内裤的某个部位早已湿透了。
我在路边打了个电话告诉杰克我想取消结束诊疗的决定,杰克告诉我他很高兴能继续为我服务,我在打电话的时候我的身体不断的向我反映着它的渴望。
杰克在电话的另一端建议我以实际行动完成这一次的诊疗,我告诉他我买了一套妓女穿的衣服并且已经穿在了身上。
「我是说你应该真正的把自己当一个妓女,到风化区的街边和那些妓女站在一起。」他解释着。
「我会假扮成嫖客去接你。」
「完成这一次的诊疗对你我而言都具有不寻常的意义。」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将车停在风化区附近的停车场,然后跟着街边的阻街女郎站在一起,她们大多数穿的跟我现在的穿着是一样的,但是并不像我一样以风
衣将曼妙的身躯包的密不透风,而是将风衣敞开着。
我决定学着她们敞开了我的风衣,这才发现原来我的内衣竟然是半透明的,这显然比起她们又大胆了一些,我感到刺激但是也有点手足无措,我很怕我的潮湿会不听话的明显的溢出让人看到。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就在我打开风衣之前我的薄纱内裤已经是湿的了,我看着来往的车辆与里面驾驶看到我的表情,那种从内心深出发处的骚痒让我实在难耐,我紧夹着双腿来回的扭动着,这样使我的骚痒感得以稍解,但是代之而来的是更强烈的需求感。
就在我无可忍耐时杰克的车子停在了我的身旁,我迫不及待的上了他的车,但是在我内心深处竟然透着些许的不舍。
杰克依然停在街边,但是并没有让我多想的将手伸进了我双腿之间的深处,我知道他感觉到了我的潮湿,但是我还是拒绝了他。
「我给你50英镑,你现在是我的。」杰克严肃的说着。
「……为什么不,反正是赚钱。」我实在无法抗拒这种新鲜的刺激,我响应着。
「去哪里」他说着。
「我的车在附近的停场。」杰克很快的绕进了停车场停在了我的车旁。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的放倒了我们的座椅,扑倒了我,并且把我向后座推挤着。
在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的身躯已经挤进了我的双腿之间,亲吻着我的乳房和乳尖,那一层薄纱对他而言妨若不存在,那是一种经过长久等待而终于获得解脱的愉悦。
虽然这种愉悦并不能真正的解决我饥渴的问题,但是他并没有让我等待的太久,他飞快的脱下了他的长裤毫不留情的进入了我。
天啊!这才是解决饥渴的根本之道,快感与高潮很快的袭卷了我。
也许是偷情的刺激。
也许是因为我们根本是在一个人人都看的到的地方做爱。
又也许是从今天早上就开始压抑的欲焰突然得以解放。
更可能是之前的诊疗使他了解我身上所有最敏感与脆弱的部位。
这些我都不想知道,总之,在他疯狂的侵袭下,我的身体突然之间变的比平常敏感了好几倍,我根本无法停止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而我也根本不想停止。
我像个荡妇一般需索着他所能带给我的最大的快乐,这才是我现在必须要做的。
我不知道我和杰克做了几次,也无法计算我有了多少高潮,但是当我从欲潮中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我已经错过了接宝宝放学的时间了。
我来不及多想,直接上了我的车往回家的路上开去,因为我知道学校在联络不到我的时候会直接让雷去接宝宝。
我回到家的时候雷已经将宝宝安顿好了,宝宝正在吃着点心一面开心的跟我打着招唿,我紧拉着风衣深怕雷看出端倪的与宝宝打着招唿,一面往楼上走去想要尽快梳洗一下残留在身上的淫秽物,当我走在楼梯的一半时雷追了过来质问我:「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会错过接宝宝的时间」
「我去逛街买东西忘了时间。」
「买了什么」雷追问着。
「这些,我认为你会喜欢。」
我打开了风衣露出我身上的淫荡穿着,我心跳的很厉害,我知道我在冒险,因为我身上还残留着杰克喷在我身上的精液,而我的内裤上还有干了的精液所结成的白色结晶物,如果雷够心细他只要多看一眼就会发现这些。
「我不喜欢,麻烦下次不要忘记时间。」
雷只是不屑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去照顾宝宝了。
我飞快的上了楼冲了个澡,连我体内深处杰克的残留物都没有清干净就赶忙的准备晚餐去了。
 (四)
那一次的经验使的往后杰克对我的诊疗进入了实际上的临床试验,我当然也不会排斥在说完性幻想之后来一次实际的体验。
但是这些诊疗的过程与时间都还是局限在星期一和星期四,杰克真的是个好医生,他能完全将我所有的幻想付诸于实际体验。
我发现我在性事上对他的依赖越来越重,我经常的在与雷燕好之后还想在与杰克来一场大战,可是这些都必须忍耐到诊疗的时候。
那个周末晚上大约1点多吧!我刚和雷作完爱躺在床上无法入眠,而雷却早已酣声大作,我实在想把雷摇醒与他再战一场,可是我知道这样会得到反效果。
楼下的电话铃突然响了,我起身飞快的奔去接了电话,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但是彷佛有一种预感是杰克打电话来,我接起了电话。
「喂。」我低声的应着。
「你刚刚跟雷作过吗」
「是的。」我有点紧张的看着楼上,我怕雷会醒来。
「我为你准备了一些额外的诊疗,你是否要过来进行临床」
「现在」我发现我又开始泛潮了。
「对,这个临床的时间刚刚好。」
「嗯…马上来。」我有点犹豫,但是我的身体在抗议着我的犹豫。
我只穿了刚刚睡觉时穿的薄纱及膝短睡衣,披了件风衣小心翼翼的不弄出声音,上了车往杰克的诊疗室开去。
杰克在诊疗室里等着我,我一到他就为我脱下了风衣带我来到诊疗室的阳台边,阳台是面向马路的,虽然是乡间的别墅,但是周围还是有邻居,而马路上也常有来往的车辆。
我觉得很刺激,但是杰克从睡袍的口袋里拿出了我上次留在这里的丝袜把我的双手捆上。
「这是你想要的吗」
「是的……是我想要的。」我迫切的回答着,我淫浪的躯体开始情不自禁的大量泛着潮。
「把你吊在这里可以吗」
「是的……请你……不,我是说求你把我吊起来。」我不自主的开始有了高潮的感觉。
「是这样吊着吗」
「是的…是的…请你鞭打我、虐待我。」我的大脑不听指挥的响应着。
「那么,说你爱我。」
「啊!这是什么问题」我开始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思索着。
「不,我不爱你,我爱的是我先生。」我有点虚弱的响应着。
「不,你应该要说你爱我,否则我就只能这样把你吊着。」杰克眼里冒着火。
「除了这个问题之外,什么问题我的可以照你说的做,现在请你继续吧!」我近乎哀求着,我身体所感受到的兴奋正在逐渐上升。
「贝儿!」雷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你看看,你老婆现在正向我哀求着要我干她。」杰克眼里冒着火,邪恶粗卑的说着。
「贝儿」雷眼里满是疑问但同时也满是怒火。
杰克趁着雷不注意的时候勐然发起了攻击,雷奋力的还击着,但是雷虽然高但是远不及杰克壮硕,不一会儿雷就被杰克击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
我看着这两个为我打斗的男人,身体居然不自主的高潮了起来。
杰克过来把正在高潮中的我从挂勾上解了下来,拖着我狼狈的走到面对着雷的墙边又把我挂了起来继续的问着。
「说,你是爱我的。」
看着雷无力的倒在地上眼中充满了无奈的怒火,我居然高潮一波接着一波不断的向上攀升,身体也不断的发着颤,但是我的头脑却无比的清晰。
「不,我不爱你,我爱的是雷。」我盯着雷的眼睛坚定的说着。
「可是你刚刚求我干你。」
「那是两回事,那种是肉欲。」我看着杰克说着。
杰克看着我,眼中满是不理解的疑惑
忽然杰克倒了下去,我看到雷在杰克的身后,手里拿着一个厚重的烟灰缸。
雷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我放了下来解开了绑着我的丝袜,又拿来了我的风衣帮我穿上。
我看着雷的眼睛征询着雷的意见,雷点了点头,并且帮着我把杰克擡上了沙发。
「杰克,我很抱歉,不管我们之间如何,不过我爱我的丈夫,而且是深爱着他,我希望你能了解,你所作的一切并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说完我和雷开着车回家了。
 后记
雷并没有跟我离婚,他跟以前一样的爱我,这整件事并没有改变我跟雷之间的关系。
当然,雷在床上的表现比以前好的多了。
啊!差点拉错了一个音,这是我和几个朋友在家里办的小型音乐会,雷在远处激赏的看着我苦练的成果。
靠在我腿上的大提琴的弦音震动着我的双腿进入了我的深处,真是糟糕,我又开始潮湿了,不过没有关系;我虽然没有继续让杰克诊疗,但是杰克的诊疗是真的让我了解了许多事,包括如何在丈夫以外的地方寻求解决饥渴的途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30 19:41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Board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