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诚信网投【5717.vip】集团直营★AG官方开户 ★幸运棋牌 ★捕鱼爆大奖★天天反水8.0%等你来
【威尼斯人集团◆8490.vip】★★顶级信誉★■★每月亿元返利★■★大额无忧★■★返水3.0%无上限★


标题: [双女神之仙侠妻江湖][1-87完结]作者:童话(wohaiyao)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521395
帖子 45129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2-8-31 09:32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双女神之仙侠妻江湖][1-87完结]作者:童话(wohaiyao)

  书名:双女神之仙侠妻江湖
  作者:童话(wohaiyao

  内容简介:

  咝,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气,胸口因气而胀,把我顶着十分痛苦。李灵儿啊,我的未来二夫人,你可是被王龙王虎给骗进去了,让他们给剥个精光,肚兜和裹裤都被轻松脱了,那你岂不已经是完全赤裸,你那西瓜大的乳房又一次敞露在外,以他们两个的秉性,你李灵儿的巨乳,一定会成为他们把玩的好东西。
  闺女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道:“我就在栏杆入口不敢在往前去,只能看到栏杆最里面还有一个拐角,我想他们就是在那个拐角里面,因为他们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我能听见龙大爷一直说:大,真大,两只手都握不住一个。还能听见虎大爷说:水真多,一直往下流,咱们还都没有碰一下,这水都顺着大腿流到脚后跟了。”
  “龙大爷还说:我玩女子无数,第一次看见你,就知道你喜好男女之事,怎么样,我说的对吧,刚才在外面,我脱你衣服之时,是你自己抬起手臂,脱你裤子时,是你自己扭胯并提起小腿。”
  “虎大爷还说:李姐姐真是极品,长相甜美,身材完美,肚兜后面是一根线,可以轻松拉开,如此短的裹裤,也只有对男女之事喜好的女子才敢穿,所以,李姐姐今天就是故意将自己送过来让他们凌辱品尝的。”
  “李姐姐还反驳几句话,声音非常小,好像说:第一次是被你们下药了,根本不是真心,两天过来,身体一直反应强烈,是不是药效一直没有消退,到底给她吃了什么东西。”
  “龙大爷反口就说:根本没有给你下春药,那是骗你,就是几杯酒水,你感觉身体有反应,说明你自己身体就是春药,来跨上来,让我给你去去火。”
  “当龙大爷说完话后,我就看见拐角处突然多出一个背影,应该是龙大爷的背影,好丢人,他没穿衣服,我看的是他的侧面,薄薄的出来一点屁股、后脑和后背,然后就看到一双大白腿出现,两只大腿勾住龙大爷的后腰,在然后就是一双洁白手臂,手臂勾住龙大爷的脖子。”
  王龙的话不可信,他一定是给李灵儿下了淫药,而且还是后劲很足的淫药,不然也不会两天未消退。
  “当大白腿和雪白手臂夹紧龙大爷后,龙大爷的屁股就开始前后怂动,紧跟着就听见啪啪啪的抽水声,还有李姐姐嘴里的嗯嗯声。我只能看见龙大爷的侧后背和李姐姐的大腿及手臂,但是,我知道李姐姐被龙大爷欺负了,我想救李姐姐,可是我怕,我怕龙虎大爷。”
  “龙大爷好像我家的野驴,有用不完的力气,屁股怂的很快,很猛,一直不停的怂,每怂一次就感觉像是我家啊爹抡起大锤砸木桩的声音。真不知道李姐姐是否能抗的住龙大爷的糟蹋,因为我看到李姐姐的大腿都已经放松,龙大爷每次猛怂一次,李姐姐的大白腿都像失去控制一样乱甩,也只有手臂还能勉强勾着龙大爷的脖子,不过,李姐姐的手臂也眼看着就要摊开。”
  “龙大爷大概砸了李姐姐几百下,终于停下来,李姐姐的大腿和手臂也跟着瘫软松开,大白腿收回去看不到了,藕白手臂从龙大爷脖子一直滑到屁股,然后龙大爷又开始怂屁股,这次比刚才要轻很多,我听到李姐姐嘴里好像塞进了什么,呜呜哭声和啧啧水声夹在一起。”
  我快失去身体控制,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头脑又开始眩晕,但闺女还没讲完,我要听,听她把话说完。
  “龙大爷刚怂了一会儿屁股,就听到李姐姐说:虎哥,不要捅那里,痛,啊~”
  “李姐姐说完话后,发出一道长长的呻吟,没感觉她说的痛,到好像……好像是美滋滋的。”
  “虎哥在我看不见的位置说道:又不是第一次用,昨天还紧紧的,今天怎么有点松了,是不是昨天我们哥两给你这里开垦的太狠了,还没恢复……”
  我听不到了,耳中如狂雷哄哄,只能看见闺女嘴型一直变化。我的二夫人李灵儿,你怎么会如此糊涂,如此作践自己,不对,你绝对是被他们下了淫药,是王龙王虎使用奸计把你玩弄,我早就应该预料到,二夫人你太天真,太单纯,太好骗,虽然已经二十六,但从未经过世面。我不怪你,而且还会继续娶你做我的二夫人,但是王龙王虎我不能放过,我要他们的命。

内容节选: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你家那个婉芳女娃的魂魄被人破坏,现在还不赶快回去搭救她,反而在这里和狐妖男欢女爱。怪不得你守护不住自己的娇妻,傻到家了。”
  我猛然惊醒,一股冷汗从汗毛中渗出。是了,婉芳被焦健带走去见他那两个友人,她只有外面一套侠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去了之后,一定少不了一番操弄,我居然还在这里与图灵公主鬼混。
  婧逸仙子的事情就到这里,没有搭理图灵在身后的叫喊,冲出庭院,奔出宴客府,骑着骏马往城里赶去。
  现在思绪有些乱,一切都是从那天太子府回来开始的。太子明明答应将我收入笔下,我也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为何他还是对婉芳魂魄动了手脚。不对,他是对婉芳魂魄动了手脚,只是我并不知道,我还以为上善真人真的解除了婉芳的命理。但,这是一步暗棋,他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启动。所以说,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逼的他行走此棋。
  如果说能让皇无极重新破坏婉芳的魂魄,那问题一定出现在我身上,而与我有关的事情,就是那块怪异圆环,皇无极一定是发现那块圆环失去作用,圆环里面封印的妖怪已经不见,他白白在身上烙印出一块伤疤。
  “高人,我感觉皇无极已经发现圆环里面没有你,所以,他一气之下就破坏了婉芳的神识,而下一步就是对我下手,逼问圆环之前有谁用过。”
  “嗯,很有可能是这样,因为如果我附体到他身上,第一件事就是复原他的烙印。经过这几天,他胸口还是一块烧伤烙印,那个上善真人一定发现圆环里面已经没有我的存在,所以他重新破坏婉芳女娃的魂魄,逼你去找他,看来很有必要在去皇无极的府上溜达一圈。”
  “高人,这使不得,你上次救我,已经撕裂心房一脚,等同于重伤,现在不是与上善真人对峙的时候。我与皇无极对话时,你千万不要暴露自己。”
  “小子,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的伤势已经全部回复,这多亏了婧逸女娃,她是个有心机的女人,不过还是阴沟里翻船,最终成了嫁衣。”
  “高人,我貌似没有听懂。”
  “你小子糊涂,刚才图灵不是说了吗,婧逸喜好妖兽,她常年与畜生妖怪操肛,体内积攒了各种各类、数不尽的旺盛妖精。而且,她自行在体内化炼,并藏储在丹田中。不知她为何会收集这么多的纯妖精气,但是对我回复身体大有好处。这些纯妖精气不是用来给我增加修为,因为我不需要,而是恢复我本体脉络连接,只要我本体恢复,自然就可以一步步重新筑基到原来。”
  “我是妖,这些纯妖精气对我就是先天大补,正和我东帝血脉的修炼法门。所以,在你们操屄的时候,偷偷将婧逸体内的纯妖精气吸收,估计她现在还都不知道,妙哉,这省了我去寻找异界妖花。”
  “高人,你等等,我记得,当时你在门外化作黑影与我点头,怎么会随着我进屋,怎么会藏在我体内吸收婧逸仙子的纯妖精气?”
  “孤陋寡闻,凡人就是凡人。外面那个黑影只是我的分身,我始终还是在你体内。”
  在操屄的时候,体内还有人在观赏,这让我多多少少有些尴尬,回想起来,那我和婉芳还有灵儿操屄时,估计这个高人也看的一清二楚,很郁闷,自己夫人的身体都被高人全都看去,我是应该愤怒还是什么!
  一路思索最近事态,感觉小京都内越来越动荡,突然之间多了很多高手,平时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一宗之主,就连一流高手巅峰都不是能常见到了。现在忽然一下子出来许多,这难道与高人说的先天灵宝有关?
  不知不觉午时已过,从宴客府一来一回就是快三个时辰,这个时候也不知道猪无能是否将婧逸仙子救下。将骏马送到槽役手中,自己低头往衙门里走。我不知道焦健带着婉芳去了哪里,但她一定会被三个禽兽侵犯,所以要先找上官柳,把事情告诉她,让她领着我去找焦健,这事一定要给个说法。
  我耐性已经消耗的差不多,婉芳魂魄受损,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男人欺负,这让我接近愤怒爆发边缘,现在已经快压制不住。不知为何,感觉自己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想到某些事情、看到某些事情,就要上去动手。
  衙门里面没有找到上官柳,不知道她去了何处,也只能去她家里找她,不过,先要吩咐灵儿一下。就快走到衙门休息屋的时候,习惯性的运起功力,屁股一阵灼热,眼睛瞬时可以透过灵儿的房间内大门往里看去。
  混蛋,这是怎么回事,灵儿床上怎么会有个孩子?他赤裸着身体,侧躺在床外侧,后背对着我,瘦弱身体、特别白的皮肤,虽然看不到正面,但观察整体,应该就是个孩子。
  这个孩子在不停的往前怂着屁股,孩子头颅前方是女人光滑的后背,孩子一只手臂抬起女人的一条大腿。
  孩子后背长处三根小臂粗细的嫩肉触手伸向前方。一根触手是从孩子下体双腿之间探入,另两根触手是在女人前部探入,不知在胡乱捣鼓什么。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咕噜长大了,现在还是个孩子,以后就是个小男孩,在以后就是个大男人。”灵儿呻吟中说出几句话。
  我明白了,眼前这个孩子,不,这个怪物就是咕噜,它长大了。高人说过,含有这种巫族血脉的咕噜,它们成长的非常迅速,从年幼到成年也就是十几天的时间,在成年以后,它们才开始长时间的保持下去。
  小咕噜从床上翻身起来,正面能完整面对着我。它比朱高还要矮上一些,体格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唯有三条小臂一般的触手凶猛的在空中展开。不仅如此,它居然有一个成年人的粗大阴茎,这根阴茎上还沾满这浓白色的粘稠液体。抛开触手不说,这简直就是与正常小孩无一。
  嗯?有杀气?我猛地收回天眼,斜身快速回转,并退后三步。往前看去,一个身形健硕的猛浪男子停留在我十几步外。
  “焦健?”这个男人应该带着婉芳去找那两个友人操屄,他怎么会回来,并且他眼神敏锐如刀,冰脸剑鞘如刃!
  “唐飞。”
  我两人四目相对,在互相称呼之后,大家就开始保持寂静,唯有灵儿屋里时不时的出现啪啪声和女人的呻吟鸣叫。
  “焦健,婉芳在哪里?离我的女人远点,不然我非杀了你。”还是我先忍不住开口,本来想说“离婉芳远一点,不然饶不了他”但突然心情变化,一股怨气从生,不知是何缘故,最近常常感觉想杀戮一切。
  焦健抿嘴嘲笑,面色寒冷:“她现在正脱光衣服扒开屄穴招待我的两个友人,这几天我会有很多友人前来,她很忙,你暂时不要去打扰她。我现在回来是要把灵儿带走,友人越来越多,上官柳和婉芳她们两个女人的六个穴口招待不过来。”
  “咔嚓”混蛋,我脚下地面龟裂,真气从我体内外放,以我为中心,无形气质向四周推散。
  焦健面色从容,对我的反应毫不理会。他是宗师境界,我是一流武者巅峰,等级存在压制,除非放开体内自我的压制,让自己跨入宗师境界。但是高人说了,我根基不稳,必须压制自己,现在绝对不能跨入宗师境界。
  剑拔弩张,精神都升至极点,只需要一个契机,我们双方将会生死大战。
  “唐飞,你没有选择,上面看中了婉芳,准备把她培养成下一个上官柳,而上官柳这颗棋子马上就会派上用场,你认命吧。”
  “做梦,你们休想得逞。我虽不知你们底细,肯定的是,你们背景一定不下余太子。但我唐飞做人就是一个正字,不会给你们这群人低头。婉芳不能动,上官柳也不能动。”
  焦健略微低头,神有所思的自言自语:“看来上官柳压根是一点点我们的消息都没有透露给你,那她为何敢动用平安福去搭救你的性命?而且还力保你们进会?”
  我有些莫名其妙,焦健话中体会一些神秘,上官柳在背后救过我的命,至于什么原因是不知道的,而且还要把我和婉芳拉入她的势力中,综上所述,她一定是为了保全我们。
  焦健眼球反复一转,而后重新正视我:“算了,没必要在你这种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你的底细我们已经摸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会里是不需要你这种人存在,也只有婉芳可以拿来做棋子。既然如此,不如拿你的人头做个人情。”
  “对了,唐飞,你应该不知道一些事。会里让上官柳一直在物色和她一样绝色美女,所以,早在你们来到小京都的时候,她就上报了婉芳的情况。不仅如此,她还循序渐进的诱导婉芳的思维。上官柳曾经说过,婉芳属于一颗尚未孵化的凤凰蛋,一旦出壳,毕竟大放异彩。”
  “也确实如此,婉芳住在上官柳家里的时候,她们二人互相玩弄操屄,两人在床上互不相让。记得上官柳曾经透露过,她带着婉芳去过六大胡同,那个地方你应该有所了解吧。”
  我心中一惊!六大胡同?这个地方我当然知道,整个小京都的人都知道。那里是个非常淫秽的地方,而且属于非常下等,就连一般百姓都不会去的地方。那是因为,那个地方都是给淫女荡妇准备用的。
  听衙门里其他人说过,胡同里面有两条道,道中间由一面薄墙间隔,墙中间每个几米都会有个大圆洞和小圆洞。淫妇和荡女将自己面部包裹的严严实实,从一条道进入,然后脱下裤子将屁股塞入大圆洞,将鱼漂放入小圆洞。那些没钱的乞丐和一些最低等的下人甚至是野狗从另一条道进入,选择自己想要操弄的屁股,拿起淫女准备好的鱼漂随便操弄。如果没有鱼漂,但屁股还放在那里,说明可以将精液内射到子宫。
  “你胡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我有些顾不得周围情况,放声大喊。
  “是不是胡说,你可以问问上官柳,对了,你没机会了,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感觉你有问题,心中总是轻颤,我灵感不会有问题,所以问题就出在你身上,想来想去还是灭掉你比较好,不能让你成长起来。”
  焦健的杀气越来越重,从四面八方将我全身锁定,像透明利刃在我周身摸索弱点。
  “师哥?”灵儿从房门探出头。
  “快回去!”我回身急喊,一边运起十成功力防御,一边朝着灵儿方向跑去,她出来的真不是时候,生死时刻,焦健早就是宗师境界,一身功力足足压制我,稍不留神就会像前几天上官柳一掌打碎我心房一样,焦健也绝对有这个实力。
  “噗,噗。”
  混蛋,焦健在我转身瞬间就隔空打出两掌,一掌打到我的后腰,让我后躬身的向前飞去,重重摔落在台阶上。另一掌打向灵儿,大门带着灵儿向里破碎,不知伤势如何。
  “好哇上官柳,我就知道你有问题,上面让你来这里找仙灵圈,你上报一直没有找到。上面又调离你去执行别的任务,你又磨磨蹭蹭的找借口留下,你这么有用的绝色美人早就应该出卖色相和身体,现在我知道了,你有自己的小算盘。”
  焦健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忍着剧烈疼痛慢慢扭头看着他。相反,他则红着双眼紧紧盯着我的后身。是了,他这一掌威力巨大,不仅将我打飞,还将我衣服打散,导致整个屁股都敞露在外,暴出模糊的圆环痕迹。
  “仙灵圈里有仙灵,上古封印,现世解封。无数帝王打破头颅想得到,没想到你上官柳竟然找到此物,但是并没有上交,反而烙印在一个没用的男人身上。看我回去如何上报……”
  我还没有听完焦健说话,突然眼前一黑,面部被一团黑影踩向地面,力道非常大,头颅被死死压住。头脑有些眩晕,不是因为力道压制,而是一股酸臭味道。
  也就是一两息的时候,黑影散去,我重新抬起头颅回看,哪里还有焦健。错了,哪里都有焦健,地面上都是他的身体碎块。一个宗师境界的高手被眨眼间撕裂粉碎,连呼喊声音都来不及发出。
  “高人,也只有你能这样手撕敌人,就像上次蚩烈身边的四大金刚……只是……你的脚丫太臭了,在晚点拿开,可能又多了一条人命。”
  “你小子要是没有我,早就死了十次八次,还说风凉话,你几万年不洗脚试试。”
  我屁股灼热,一股暖流在全身游走,这是高人给我输送真力修补身体,刚才焦健那掌直接让我重伤。没有搭理他的话,我随即起身进屋查看灵儿,心中不时恐惧,可千万别出什么大事。
  进到屋中直直看去,灵儿躺在远处眩晕过去,呼吸虽乱,但无波无澜,也就是一般的晕厥。她身体前方有个微瘪的肉球,肉球周身往外渗出血水,如果没猜错的话,是这个小咕噜替灵儿抗下了焦健的一掌之力。
  心中有些感慨,一直瞧不起的东西,居然代替我的位置去救下灵儿:“高人,小咕噜以命换命,抗下焦健一掌,救下灵儿一命,我也不会去计较以往,咱们埋了吧。”
  “小子无知,咕噜是上古物种,血脉继承巫族,你可知巫族?巫族无神魂,身则是体,以极为之,只要不被化炼虚无,即不会灭亡。巫族分二,一为人巫二为灵巫,人巫在上古大战灭绝,只有杂血遗留,也就是蚩烈。灵巫被修仙者到处掠夺炼药,早就无血脉踪影。这个小咕噜可是纯血巫族,比蚩烈还纯,它只要本体还在,就一定能恢复。”
  我叹了口气:“这老不死的。”
  “小子你骂谁?”
  将灵儿抱回床上,用手掐了掐她的圆圆脸蛋,幸福的笑了笑,微微一下的盖上被子。
  从屋里出来,看着前方满地的碎块,心中疑云升起,这上官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从焦健话中得知,上官柳是知道这个仙灵圈的事情,可是她在我面前却装作不知道,还将仙灵圈烙印在我屁股上,明显的是给我这个大机缘。
  可是她为何那样对待婉芳,将她一步一步引向深渊。和婉芳在床上互相操弄,又带着婉芳去六大胡同,婉芳去过来芳楼的事情,估计也是她的手笔。她为何要把婉芳从一个铁骨铮铮的好女子,一点一点的引变成人尽可夫的女人?
  “轰隆隆……轰隆隆……”天空忽然阴暗,晴天变乌云,怪哉,闪电横飞,银龙满布。
  高人突然开口:“小子,你准备准备,先天灵宝即将出世,去找图灵她们,想办法夺得此宝。”
  “有此先天宝物能掌控天下?”
  “不能。”
  “能称王称帝?”
  “不能。”
  “能升仙得道?”
  “不能。”
  “那算了,我唐飞是一个凡人,想必争夺此宝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也许还有仙人和妖怪,我就不掺和了,现在只要找回婉芳,然后带着灵儿回老家,避开上官柳这个阴晴不定的女人,离开这个可恶之地。”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婉芳女娃的魂魄被动了手脚还没有解除,你要放手不管?这先天灵宝乃是与开天辟地一同出现,都有净化魂魄之效果,如果你不想与太子有关联,那就夺得此宝,用它来恢复你女人的魂魄。”
  如果高人说的是真话,要是不想得罪太子,唯有此法最佳,可以用先天灵宝恢复婉芳魂魄,然后在带着灵儿一走了之。
  “高人,那咱们?”
  “你小子真墨迹,带上你的灵儿,现在去找图灵她们,我要助你迈入宗师境界。至于上官柳和你夫人……你留个纸条,让她们去找你……至于她们现在被谁操,怎么操,你都要忍,忍到最后。”
  我皱起眉头再次看向天空,恰好惊雷炸闪,感觉一双闪电组成的银色美目俯瞰众生,恍然出现又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声叹息,我只是一凡人,为何要拉我入世……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1 20:46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Board - Archiver - WAP